1. <label id="sarsn"></label>

    2. <acronym id="sarsn"><legend id="sarsn"></legend></acronym><input id="sarsn"></input>
    3. <label id="sarsn"></label>
      <acronym id="sarsn"></acronym>

      1. 婁山關下花木蘭

        0 jxy jxy 來源: 人民鐵道網


        田書在檢查棚洞情況。


        看守工準備迎接即將通過看守點的列車。 朱躍強 攝


        丁世群(左)和田書用望遠鏡觀察山頭。


          婁山關上千峰萬仞,重崖疊峰。峭壁絕立若斧似戟,直刺蒼穹。

          1935年2月,長征途中的紅三軍團采取正面攻擊和兩翼包圍的迂回戰術向婁山關挺進,與敵軍為爭奪關口展開激戰。婁山關一戰,紅軍取得長征以來的首次勝利。

          “西風烈,長空雁叫霜晨月。霜晨月,馬蹄聲碎,喇叭聲咽。雄關漫道真如鐵,而今邁步從頭越。從頭越,蒼山如海,殘陽如血。”這首《憶秦娥·婁山關》,淋漓盡致地描繪出了當時紅軍指戰員英勇鏖戰的情景。

          7月末的黔北婁山關云霧繚繞,群山綿延起伏、樹木郁郁蔥蔥。在著名的婁山關大捷戰場附近,川黔、渝貴鐵路從山谷中穿過。

          鮮為人知的是,這里竟然“藏”著一個由貴陽工務段4名女職工常年看守的一級防洪點。

          大山深處,川黔線221公里防洪看守點坐落在懸崖下的婁山關隧道旁。由于地處偏僻,交通十分不便,這里的生活條件較為艱苦。這4名女看守工,1人家住貴州省遵義市桐梓縣,3人家住遵義市。她們每天上班的時候,需要帶著蔬菜和生活必需品在婁山關站下車,再從婁山關站步行3公里到防洪看守點。渝貴線開通前,她們只能坐綠皮車到桐梓,再轉乘公共汽車到婁山關隧道北端,最后穿過2800米的婁山關隧道去上班的地方。

          女子看守組成員為唐君、丁世群、田書、田茂玉,她們平均年齡接近50歲,其中年齡最大的丁世群還有2年就要退休了,年齡最小的唐君也已45歲。

          唐君:艱苦中尋找快樂

          唐君個頭不高,長著一張娃娃臉,短發,見人還未說話就先露著笑,一副活潑開朗的樂觀模樣。唐君的家住桐梓縣,女兒今年11歲,剛上小學五年級。她的丈夫在重慶工務段上班,夫妻倆聚少離多,很難有團聚的時候。平時,女兒上下學、開家長會和起居生活,都依靠70多歲的外婆外公。

          大山中看守工的工作很單調。值班時,職工不能看書、看報,不能玩手機,夜里不能打盹。對于這一切,唐君早已經習慣了。冬天,在貴州其他地方很難看到雪,但婁山關卻白雪皚皚,唐君一邊踏著積雪去上班,一邊欣賞婁山關美麗的雪景;春天,看守點旁邊開滿了百合花,她就采來一束,養在礦泉水瓶子里;當秋天杜鵑盛開、婁山關滿山紅的時候,她會拿起手機自拍,臭美一下。她的朋友圈里,記錄的都是開心的事兒。她曾在朋友圈發過這樣一段話:“心態不好,你將永遠是個弱者。”

          丁世群:美麗中透著堅強

          丁世群身材高挑,文靜美麗。若脫下黃色工裝,換上一襲長裙,再穿上高跟鞋,她絕對有模特的范兒。5年前,丁世群來到看守點,成為這里的看守工。說到讓自己難忘的事,丁世群告訴筆者,有一天早上,她剛推開看守點的門,就看見一條金黃色的蛇盤成一團,正在吃青蛙。這一場景嚇得她膽戰心驚,不敢出去接車。好在蛇沒有攻擊她,吃飽后大搖大擺地鉆進了草叢。

          如今,蚊叮蟲咬,毒蛇驚嚇,對丁世群來說已是家常便飯。平日里,她是熱愛生活的“女文青”;工作中,她是兢兢業業的“女漢子”。

          田書:知足中感受幸福

          田書剛來看守點工作時,由于要一個人值班,她特別害怕。記得一個深夜,看守點的門突然被敲響了。田書心里有些緊張,趕緊悄悄從看守點廚房拿了把菜刀,緊緊握在手中,大聲問:“誰?”外面是低沉的男聲:“我是附近寨子路過的,找點水喝。”田書機智地說:“屋里沒有水,水管在外面,你自己喝吧!”聽到那人打開水管,喝完水走遠后,田書壓在心里的大石頭才落了地。從那時起,段里考慮到偏僻看守點女看守工們的人身安全,在看守點的房頂、屋里都裝了視頻監控系統,且每班實行雙崗看守。后來,看守點附近有村民建起了養殖場,常年有人在搞養殖,看守點終于有了“伴”,不再那么單調寂寞。

          現在,田書的兒子已經讀大二了,家里老人身體健康,沒有什么可牽掛的。婁山關看守點的一切,已經成為她生命中不可磨滅的一部分,她很知足,在平常中感受一分寧靜的幸福。

          田茂玉:淚水中寫滿愧疚

          田茂玉算得上川黔線221公里防洪看守點的老前輩了,她到看守點已近10年。夏季,不管是刮風還是下雨,看守工每兩小時必須按規定巡查一遍線路,及時發現落石隱患,確保汛期川黔鐵路的安全。2015年7月的一天,田茂玉值班時,忽聽一聲響動,山崖上“轟”的一聲滾落下一塊巨石,砸在路肩上。她立即采取防護措施,攔停了飛馳而來的列車,防止了一起可能發生的事故。

          “1000次值班也許沒遇上什么事,但一次疏忽,就可能帶來不可想象的后果。”田茂玉說。

          說到自己的家庭,田茂玉眼睛里噙滿淚水,她說虧欠父母、孩子真的太多。田茂玉夫妻都在工務段上班,一年四季,丈夫在線路上作業,她則輪班到40多公里外的婁山關看守點值班。孩子生下來后,基本是爺爺奶奶帶大的。她沒有為孩子開過一次家長會,沒有給孩子過過一次生日,孩子靠著自學一路從幼兒園走到了大學。

          如今,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父母可以老得慢一些,等她退休后就可以在老人身邊照顧他們、盡自己當女兒的孝心了。

          在川黔線221公里防洪看守點,四姐妹雖然同在一個班組,但因為輪流上班,她們4人從來沒有機會相聚在一起。

          她們就這樣日復一日,無論是刮風下雨還是寒風凜冽,每當列車通過,她們便身著黃色工裝迎接列車,那英姿颯爽的模樣就像古代戰場上的花木蘭。30多年來,看守工換了一茬又一茬,但川黔線221公里防洪看守點始終安全無事,保證了趟趟列車安全暢通。

          本文圖片除署名外均由黎玉松攝

        聲明:本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絕不代表鐵道網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jxy

        jxy

        推薦語:鐵道網專職小編,上得了廳堂,寫的了文章,喜歡的老鐵們點贊訂閱

        陜西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 029-63907152
        色偷偷大香蕉网